想寫下這個題目由來已久,然而我反覆在消化與揣摩;

日子還在彼此的陪伴中度過,從何下筆能讓此題富有價值與意義?

 

尤其在這樣一個名叫感恩的節日裡。

 

「您從來不是溫柔的月亮,而是熾熱的太陽。」

我恆是記得,高中某一年的母親節,

我手作一張偌大的卡片,送給母親,如此形容她。

 

她對我們的愛很直接明白,太銳利的光芒時而刺痛我們的瞳眸。

 

我的母親,對我從來表達的,就是,不。

「不好」「不對」「不行」「不要」「不能」「不准」「不可以」

我一直在她面前,是極為自卑的孩子,覺得自己無一是處。

 

她對我從未曾有句一字一句讚美,即便我時而瞥見,

親友長輩常對她稱許我時,她眼角似乎抹上的一彎非常淺淡的笑。

 

非常淺淡的似笑非笑,淺淡到幼時的我,在她嚴厲打罵教育之下,

曾經懷疑自己究竟是否從她身所出?

 

她是嚴母,我們之間沒有母女柔膩膩的撒嬌、擁抱不說,

對我而言,我的母親疾言厲色到連生病脆弱之時,

我擔憂的不是自己的病軀,而是將受她責難的目光與言語。

 

她是武則天,在我讀到武曌的故事之時,母親鮮明的形象就此顯現;

於是我們家的武則天,迄今尚未退位;即便我擁有了自己的家庭。

 

我擁有了自己的家庭,並渴望從母親眼底口中,

獲得一絲絲肯定的語氣與神情,然而沒有,

我的失望該是不亞於至今她對於我在學業上沒有精進深造的失望。

 

但不可諱言地,她是一個好母親,是我原生家庭一注非常重要的源泉;

因著她一貫的課業教育與生活教育同等灌注心力,

讓我長而成有禮貌有家教,懷持謙遜的態度,並應對進退得宜。

 

且存善念、持愛心;

母親對身旁的親友、同事,一貫地熱心相助,

好吃的、好用的永不吝於分享;

還數十年如一日地樂捐助人。

 

不愧念家事家政出身,母親打理家務很有一套,

飯桌上雖非珍饈美饌,家常口味教我迄今不厭倦;

而今我努力地一一記住這些味道,期許傳承。

 

我孩子的母親,該是一個鎮日忙碌不停的母親吧,

白日忙著工作,有時夜半亦不得不,

晚上與假日忙著照料一家大小,餐食家務通通包辦,

不確定是不是美麗又優雅的媽媽,但溫柔與失控並存,

眼底時而流洩著疲憊與焦慮。

 

她看不出是否快樂,但很壓抑,總是在最後才想到自己,

亦時而被我的母親如此叮嚀:以兒孫為重,沈甸甸的冠帽壓得肩頸好疼;

夜深人靜每每由她熄上最後一盞燈,安置歸位所有的物品,

像是安撫孩子進入夢鄉之際,也希望家中能寧靜清爽。

 

我孩子的母親與我的母親最大的不同,是作風;

我的母親強勢,我孩子的母親柔和,

孰對孰非尚無定論,我的孩子還在捏塑他們才要開始的人生。

 

皆是求好心切的母親,願孩子擁有無憂無慮的格局,

我的母親重實,希望我們衣食無虞無闕,

我孩子的母親重心,無隔閡無代溝溫暖與笑聲且能四溢家中。

 

殊途同歸,我的母親與我孩子的母親,同等愛孩子;

願孩子人生風景恆美麗,縱有片刻烏雲,拍拍撥撥,樂觀一笑泯之。

 

感謝您,我的母親,感謝您讓我的孩子,也能有個深愛他們的母親。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