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抵就是如此,心跳動的幅度與刻骨,

跟愛情是否連結的步調緊緊重疊。

 

接連瘋狂地在網站上看了幾部被某人嫌棄的愛情戲劇,

說我無聊又誇張,我只是,很久沒有這樣心跳的頻率了;

明知那些太過煽情灑狗血,眼淚卻仍不聽使喚地隨之起舞,

終於可以理解,為何婆婆媽媽們守著連續劇,

因為現實生活太殘酷太緊湊,

只有在凝視跟隨著螢幕上的身影與對白時,

會有那麼的片刻,回味自己的當初,由著愛情帶來甜蜜與揪心的當初。

 

是眼淚乾涸太久了麼?我怎麼好像忘了我曾那麼樣地愛掉淚;

連耳裡流洩著訴情道愛的樂音,都開始要無動於衷地嗤之以鼻。

 

我不想關閉對於感覺感受的靈敏,那是我咬文嚼字的繆思。

 

呵,我好像不切實際的媽媽,都生三個了還如此這般愛幻想,

可愛作夢有什麼不好?不說出來就沒有成真的渴望與包袱,

我只是沒能攀騰到能夠恣意揮灑作夢的枝頭;

而我明瞭需要這樣的小天地,呼吸,感受--即使僅僅是回味,

也要複習重溫年輕時任憑愛情比重獨大的,轟轟烈烈。

 

此時此刻,靜謐伴我,恍然間我以為自己還能無拘無束,

但有掛念拉住我,鏡中的面容與瞳眸,長嘆一口氣,

吁走了這幾分鐘的天馬行空。

 

我感懷那些大大小小的曾經,曾經的心動與心碎,

只是現下再回望,或者會勸勸當時的女孩繪進一絲毫理智與顧慮,

於是恐怕不會是那樣單純地狠狠躍入,在以為愛情翩落我掌心時。

 

再不可能經歷了,我的人生已然行至下一篇,風情大不同。

 

而,心跳呢?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