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後,我會想起曾經走一起的朋友們,

不是思念對方,而是對那些單純的美好有所緬懷。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會因為慾望而變得複雜?抑或因為複雜化了而衍生慾望?

想著最最初,那時一個小小的碰觸,便心跳加遽,大大漾開的歡喜。

 

曾經被如此珍貴著,彷彿易碎品地不可褻玩焉,

輕輕撫過我眉畔,那一度微微顫抖的指尖,

我思忖那樣極度單純的片刻,在人生記憶裡頭的位置與比重。

 

是需要的,我需要這番陳年滋味,告慰自己曾經不枉如此青春地存在。

 

是感謝的,我曾那樣被守護被等候被滿心喜迎。

 

行至人生的中界,釋懷了一些、捨棄了一些、

堅持了一些、也在乎也不在乎了一些;

那些掏心挖肺的付出,當刻看不透以為枉費,

現下我心頭滿盈,因著明白了,受在哪裡。

 

大抵是定格了,但心頭有塊小小地,

我仍私心放著一些天馬行空的可能。

 

以及諸如此類的,恣意回憶的旋轉木馬,

繞著轉著上下晃著,亂烘烘的思緒也遠離。

 

音樂止歇後,擺擺手,

等候下一回,渾身滿心亂烘烘地,再乘坐。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