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是思念的,但很灰色。

 

我是不得不漂流遠洋的漁人,為那驚鴻一瞥的尾光;

於是遊著盪著擺著,遠怔時偶而忘了最初的想望。

 

凌越奪目與垂絨,漁網空空,思緒亦空空;

而滿溢的,是剪落一幕幕的夜色入簾,棕色眼眸底的,寂寥。

 

或者,匡啷碎了一甲板的,寂寞。

 

海鷗啣著夜雨,溯流轉而上槳,圓方圓方,槳向何方;

思慕海市蜃樓地流竄,目眩神迷真了那道微弱,以為能就此返航。

 

復往前汲,千迴百轉,迴轉不見尾光,迷了失了遠了空手了,

傑驁轉身,撚熄想望的船燈,撚熄熾熱。

 

可人生還在半梢,姿態以什麼、沿途風情以什麼。

 

而黯然就那麼樣地,就那麼樣地,就那麼樣地。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