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抵人總需要有所寄託,日子才能久長。

 

於是趁尚未凝重地繃了線,我得凌越懸崖的彼方;

探探那彩虹誕生之所,為何樣。

 

眩麗麼?璀璨麼?抑或深底的黯闐襯托,而益臻奪目?

 

意外的美麗,美麗,源自意外不可期;

拱之護之,放諸心境轉換的高閣,不沾塵、不拈灰,

以微笑溉之,恆保鮮脆。

 

寄託、依賴、習慣,不覺不知,何妨?

行過而立,尋心安穩,唯一途。

 

因身下割捨不卻的擁有,只得不困心,凝神蹬足尖舞之舞之,

隨一曲旋律、一詩篇電影、一氤氳息香、一剪穿透樹梢的影。

 

於是彩虹,實為集射發散後,七彩神韻齊眩的影,

一天一日,採一片描繪思緒。

 

而我,想疼我自己,以及驀然回首,守在角落的,祢。

 

[If a man could be two places at one time,

 I'd be with you,

Tomorrow and today,

Beside you all the way] 

IF

1000_L3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