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我堅強麼?脆弱其實亦足以構築一道牆。

如上弦眉月即使纖瘦,彎彎兩極仍銳利若鋼,
萬事萬物皆挾擁力量,
使我源源不絕的,由來非希望。

不寄求人說甘蔗倒吃的未來,那太奢望;
不想像桃花源微微亮的轉角,那太幻化;
作息於當下、隱念於當下、埋身於當下。

藏,於當下,
於是影子,也就不長。

而思念觸不及祢,故此匿於角落,觀想,
觀所有如果可能的如果、想所有可能如果的可能。

然絲絲棉雲負載不了這般龐大,
翩臨祢瞳眸前,熄散了,
風清清上了祢的頰畔耳灣,而祢輕輕無感。

何妨,從來不得志、不順願,
此念不成真,不意外。

足尖蘸溽圈圈承受的漪漣,晃擴白色蕾絲裙襬,
觸端而折返,折返而以為宣洩。

承受滿溢便消極地宣洩,對我自己,對祢。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