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序一般地過,又入秋,

前兩三週,妞妞與Double兔,還有最終不敵的我,皆重感冒了好一陣。

 

小孩體力真的充沛又旺盛,

即便發高燒了、即便鼻水咳嗽齊發,

能跑能跳能玩時,依舊笑得咯咯叫。

 

妞妞已來到兩歲的倒數階段了,

關於所有權的觀念與堅持愈發強烈,

所有玩具書本都是她的,不給Double兔玩就是扔進遊戲床,

我長三更半夜在整理遊戲床內那林林總總的玩具,

怎麼告誡她就是不聽不理不肯出借,

好說歹說皆不行,威脅利誘也沒用,

還時而要我幫忙保護她的玩具,

即使我講明這是Double兔的,她仍下意識認為「是我的!」

 

最後的大臼齒也長出來了,但我仍會切段斬細避免妞妞噎著,

吃飯得看她心情,因看Double兔被餵食,她也每每要人陪餵,

有時還得一人分餵三隻,真忙。

 

而記憶力正在滋長,已能記住幾天前發生或同我們說過的話,

有回早上她帶了某個玩具到車上,

我說「瑪麻帶去公司幫妳裝電池」,

晚上接了她,才上車,她便說要那個玩具,

一摸不會動,居然說「瑪麻妳說要裝電池的,妳忘記了嗎?」

 真尷尬,從此要更貫徹言而有信這件事了;

週六帶他去了中藥房給老闆看,

隨手拿了幾粒供人試吃的咖哩金秸粒給她吃,

今晚跟她說,改天要帶她回慣看的中醫阿伯那兒看診,

她居然說她不要,她要去那個有小小粒的那邊,

我說「是菜市場裡那個老闆叔叔嗎」她說「對呀」,

還鉅細靡遺地說她吃了那個小小粒一顆一顆的,

都前天發生的事情了,她還記得。

 

跑與跳的動作更純熟了,動作變得很迅速,

但欺負Double兔時的力道也更猛了,

妞妞常為了捍衛自己與認為屬於她的東西,

便尖叫地打或捏Double兔,

有幾次大力到讓我覺得,三隻湊一塊兒時,沒在旁看著真是不放心;

或許保母教導她的觀念便是要保護自己的東西、要保護自己、要反抗,

女生兇一點、恰一點都沒有關係(跟為娘的我真是完完全全不同的個性哪),

Kiki常常是悶著頭被妞妞打或推,有時甚至是剔,

Lala則恰北北程度不輸妞妞,且是那種啥都不怕的,

唉,有這兩姊妹,我想以後屋頂要被掀翻的機會也是指日可待的吧。

 

妞開始很愛問為什麼,問到叫人真的有點要抓狂了,

有回我就反問她「那妞妞覺得為什麼呢」

她居然不疾不徐地回我「沒有為什麼啊」

頓時有種瑪麻我一直被她耍著玩的感覺,嗚嗚。

 

不過跟妞妞對話有種開始能談心的感覺了,

我一直很期待這樣的母女互動方式,

或許因為由來很是欽羨此番模式互待的家庭,

於是希望自己與兒女間,是對等的、是互相尊重的,

但父母的威信仍有所建立;

當妞妞不疾不徐,輕輕童言童語之際,

便覺得有種感動,覺得她長大了些、懂事了點,

但又隨即而來不捨她就要如此地長大。

 

Double兔跟妞妞一樣,過了周歲還以爬行為主,

但Kiki與Lala有略早開始學著放手,

Lala也慢慢走的越來越穩了,

Kiki目前也學會放手走了五六步之多;

Lala是三隻當中運動神經最好的,

推學步車時,完全不需協助與指導,

她自己會在學步車遇到障礙物時,

自行移開轉換方向,真的很厲害,

妞妞跟Kiki都不太會,皆需要大人幫忙挪開學步車。

 

兩隻也開始會互搶東西了,

但每每都是Lala佔上風,Kiki永遠就是在一旁啜泣的份,

明明就比他妹妹大隻了許多呀,

卻總是慢慢、緩緩地,

難怪拼不過Lala的敏捷。

 

Kiki長了八顆牙已好陣子了,

Lala則是最近開始要冒出下排左右門牙外第三顆,

這都比妞妞還要早些,可能副食品吃的夠。

 

但牙牙學語的部分,妞妞便超前許多了,

目前Double兔尚未發出很準確的音,只覺得是相似音,

難道真的說話地早,便學走地晚?

 

Double兔越來越大之後,

三隻爭奪玩具搶食的情形也慢慢出現了,

要當仲裁者的機會亦增,

有時非得提高音量方能解決糾紛,

唉,不知以後屋頂會否被掀翻哪?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