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著幾夜看了「我可能不會愛你」,餘韻蕩漾。

 

每個人都可能是別人的程又青,每個人也都需要一個李大仁,

看似一授一受,其實相輔相依、交互扶持。

 

暫且撇開游移於友情與愛情的模糊情愫,

能從學生時期延續十餘年,甚而到老的情誼,彌足珍貴,

渾然天成的默契需要經歷多少歲月自然而然的累積,

很是嚮往並欣羨擁有這樣的緣分,

已不是深深深能說明。還有珍惜。

 

認識陳柏霖是從「藍色大門」這部電影開始,

無巧不巧,同樣載入高中時代的背景,

也同樣耐人尋味,好片。

 

是的,而我極為想念我的,十七歲。

 

那是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年代,

是教人回味無窮的一冊篇章,連結青澀與長大,

現下看來極為渺小,

而當時卻以為全世界都要坍塌的憂愁與煩惱其實是那樣地純粹,

很是懷念當時的單純。

 

連寫作,亦是,信手拈來,字花朵朵。

 

對我而言,它從來是件隨心所欲的事,

不愛打草稿、不喜擬大綱、討厭作筆記,

沒錯,一氣呵成,很相稱的註解。

 

生活中,有一眼能看穿自己心思的朋友,真的窩心。

 

我不確定自己是否勝任過另一個人的李大仁,

亦不確定是否曾是某個人的程又青;

但確信的是,在我生命裡,有過李大仁的曾經存在,

啟始於高中,而現在,我不確定了。

 

17歲時的夢無邊無際,我細細收藏於心,

一如密密摺疊的珍貴情誼;

想念那時的自己,想念那時得以大聲地笑、放縱地哭的自己。

 

是的,我極為想念我的,17歲。

31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