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天,其實是有些兒焦躁的。

 

對於妞妞要念幼稚園這檔事兒,從原先不在她四歲前的規劃內,

到保母半堅持半勸說地要她畢業,我亦無奈地匆促提前開始挑選幼稚園之路。

 

在幾經波折,最終得放棄首選幼稚園之後,

我似乎也等於說服自己不堅持所謂的原則與理想了。

 

然而,人在適應了一款生活樣貌後,

對於日子突來的變化頻率,

即便是大人了,仍會手足無措。

 

這兩三年間,結婚、妞妞出生、意外來的Double兔,

我被迫急遽地學習成長,

笑容少了、煩惱多了、食不知味了、眉頭深鎖了,

不知道試煉何時會結束。

 

每每兇完孩子的深夜,疲累醒來看著他們熟眠的臉,

我細細地端詳每個線條與圓弧,

沒有人分擔掉我的工作累、家事苦,

於是連教育他們,收藏他們笑容與暢懷的片刻皆被瓜分,

生了,卻育不了。

 

悄悄中身高破百的妞妞,就要念幼稚園了,

我憂著幼稚園那千百病毒的溫床,

會如何侵襲著她,甚而引回來感染了Double兔;

那許多日裡夜裡看顧三隻病體的極度勞累,

希望乾脆加總於我卻天地不應的痛苦,

好不想再經歷。

 

可人生終究是一戰接一役的延續,

失敗或者成功都是一回又一遍的歷練。

 

寫在前一夜,

但願開學第一天順利,妞妞認同新環境。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