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也被大仁哥激盪得淅哩嘩啦,感觸遍野,

但畢竟是可遇不可求的人生奇緣,

熱淚乾了,永存心底。

 

未曾看一部劇從頭沈重到尾,卻仍貫徹始終,

愈發地思緒雜亂,四處火花衝撞。

 

老妹在七月多時推薦我看「親愛的,我愛上別人了」,

剛開始不以為意,我對連續劇一向不著迷,

一來從小老媽不給看,二來我的感官太容易引發情緒入戲,

閱讀看電影看劇皆然,要個每天每週熬等待太艱苦了,

三來後知後覺讓我連大人哥都現身一年半載後才恍然大悟他的存在。

 

於是,在某個悠悠醒來忙完家事的午夜,

開了youtube搜尋,竟一看不可收拾。

 

揭語的「每對情人似乎都有兩個故事

一種是可以和人分享的刪減版,

還有一種是只存在自己心裡的完整版。」

即砰然一聲,引人入勝。

 

縱然劇為劇必有其虛實穿梭,

但撼動人心的共鳴在於與觀眾自我的經驗歷程相互映照。

 

宜臻、紹文、尚恩、湘琪、雲硯、秋玉,

角色性格或多或少交織參雜著過往迄今,心境上的轉變;

昔日的太傻太天真,狂妄以為沒有什麼不可能,

漸漸而之,束之高閣的夢想,消逝的熾熱,笑容的稀薄,

對命運的攤手,或者午夜夢迴時曾一點一滴的掙扎。

 

其實眼淚貢獻了最多給紹文,他生於宿命長於斯,亦擺脫不了其來自,

縱有滿腔熱情,受限於沙文觀念與壓抑過久,

讓他仍扭轉不了情勢,最終看似到了下個人身邊,

回憶還是如影隨形,靠得如此近,卻只能遠遠觀望著。

 

現在懂了,死心與屈服,其實一線之隔,

 

命運流轉讓人看清自己,但又莫可奈何。

 

但為何這宿命的施加者,卻仍毫無所知自己殘害,或者造就這所有的發生,

事過境遷之後,雲硯還稱讚紹文終於娶了個好太太,

秋玉也如願以償盼來李家金孫;

難道這世界真的變了,好心有好報再不是恆常的真理麼?

 

而宜臻,她的覺醒在百轉千迴之後,

一如我,可覺醒,來得及麼?

或者這覺醒,是低谷反彈?

因著再沒有更絕望,於是推翻以往的自我,

可蛻皮重生,機緣在哪?

 

誓約之圈華彩褪盡,桎梏內外,

誰驅逐誰,誰囚禁誰,

誰飽足了,誰流失了,

誰還作著白日夢,誰凝想著回收。

 

倘若自信與遨翔無限止步於美裳之前,

那麼所謂眾言鑠鑠的完整,成就誰?又枯萎誰?

 

每一種關係,太親密太靠近,進而遺忘了其實人各自獨立,

又牽扯到付出犧牲與收穫回饋,反常的化學作用會因之而起。

 

最後的「如果好聚好散也是一種愛情,

那這種結束,是最好的方式。」

紹文給了宜臻最後一份愛;

宜臻突發地不捨,但還是鼓勵了紹文,

「讓我們帶著這份遺憾,好好努力地去愛下個人。」

 

無關風月,無關是與非,

僅僅為一種由內而外,厚實又失重的發想。

 

有多少真實,能如此夢幻,

整齣看完,卻仍有種什麼哽在喉頭,

很龐大、很沈重、很螫人,

好混亂...

 

可世間事,又有多少能圓滿無缺?

賭上了所有可能,也就什麼都,不可能了。

 

會不會回歸最初單純的位置,覆層距離的紗,

一切將緩和、美麗許多,縱然有遺憾。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