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元旦的叨叨絮語言猶在耳,2014竟已迫上眉梢。

年底的魔咒依舊沒有躲過,連shut down亦阻不了裹腳布的窮追猛打;
有關係沒關係、有能力沒能力、有實力沒實力,
攀上巔的史無前例抵不過倍數三的倒扣觸底。...

彈丸之地乘載不了千姿百態,掩面皆無處可匿。

觸足異地雙回,會晤相識六七載,即將相隔天涯的朋友首面,
距離就要更遠,但在1314貫穿頭尾的這一年,意義非凡;
新朋友持續地翩然而至,舊熟稔不變地默契十足。

由衷感念你們見證我的曾經存在,
生命到頭來,家人、朋友,支持著天秤平衡不墜。

仍舊禁錮了一載夏春冬秋,心還溫熱地跳動,
還能為美而讚嘆、對鄙而嫌惡,那麼還正常唄?

Cogito, ergo sum (Je pense, donc je suis)

2014,攢回一些些健康、拾回一片片尊嚴、攬回一點點自我。

而最終不可免俗地,做回一下下匹夫,
什麼激情矯飾皆為假,中次大大的樂透方是真。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