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清晰又冗長的夢境。我旅行在冰天雪地。

遇見何人所為何事,已被甦醒稀釋了記憶的濃度。

深刻的。是那攀而上彷彿天梯無盡的階台面---
各色朵朵盛顏卻極致冰存的。玫瑰。

而我驚呼連連且各個捕捉入鏡,
置頂最後的一株。是抑鬱卻姿態傲美冠群的。藍紫。

引人駐足卻不得褻玩。像抹冰封的淺淺笑兮。

小王子的玫瑰不再豔紅,
絕望繪以冷冽色調。罩以絕對距離的急凍。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