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有時除了是種解脫,亦是緊繃關係的舒緩。

 

於是,我鍥而不捨地,從工作上,出走;

訴求只是,到我該去的地方。

 

進業界頗負盛名的操勞公司逾六年半,

第一份業界的工作,不知是否亦會是最後一站?

跌跌撞撞了六年半,獲得了很多,失去的也不少,

但我時而說服自己,將失去視為一種成長的獲得,

轉念,才有辦法在這個位置,撐下去。

 

原單位沒有不好,僅是不符個人志趣,環境、人、管理,

業務本身我是投入的,概而論之也是一種服務人群,

明白自己在群體中顯露的特質,是喜與人接觸、樂於協助、並能好好傾聽對方,

而真實的樣貌,只有在夜半,以及文字中,留給自己。

 

原主管的憂慮:「妳認識太多人」,成了一種驅使,

驅使我決定起身,褪下慣性的溫床,浮出井底,迎向世界,

羽翼縱然些許鏽蝕,我仍奮力縱身而飛,

是言說三子年幼的沈重負荷,三年多都能極為咬牙苦撐,

相信自己的韌性與毅力,不置可否,亦需要一點運氣。

 

未來更未知,挑戰或者更甚,我努力遏抑在某些片刻蠢蠢欲動的膽怯,

相信命運的旨意,「到該去之地」,相信我自己。

 

20080324-20140930,再見,ICC。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