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立那一刻的記憶已然模糊,疾行著匍匐著,已又五。

 

這一年間的變化倏乎,外在與心境;

而暗自許下的願,多數實現了,首度催眠經驗、職涯轉換,以及...

 

以及,純粹只為自己的願,可一開口,卻會波及無辜,

小心翼翼捧著,手感如此強烈,卻非得壓抑按奈。

 

得要再撐熬多少年,才願償?

對著燭光,暗自許下對職涯、對孩子、對自己的祈願,

最難的,置後,卻重要性與決定性抵過所有。

 

尋常的一日,命運亦不允許我多加期待什麼,

帶著希望在泥沼裡洇泳,反差必得深深倚賴堅持而消弭;

等什麼呢?等洗清?抑或等...「瞭解自己並且學會愛人」?

生命的課題在催眠那一刻被喚醒,亦步亦趨地成繚繞不絕的樂音,

悲懷時撫慰我、高亢時低吟我。

 

命宿有時幸運我,眷顧讓人稍稍忘卻疼痛。

 

未命名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