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妞妞:

再如何不捨得,我們都要面對。

 

要帶妳南下的前夕,妳滿是張力的情緒,以及喃喃著「最後一晚」,

即使瑪麻疲累至極,仍能深深體會;

妳說妳好想哭,但是哭不出來,在喉嚨裡頭迴盪著,

我摟抱住了妳,輕輕拍妳的背,「哭吧,沒有關係」

於是妳身軀抽動著,說「瑪麻,我哭了」。

 

能哭是好事,從來瑪麻總是對妳跟弟弟妹妹說「沒有關係,想哭就哭吧」,

當然,那並非指鬧脾氣耍彆扭時刻的手段。

 

瑪麻的心情,同樣地糾結,並且有一種什麼,在痛著;

尤其這一兩週來,看著妹妹每天要抱妳好多遍,也總說著「姊姊不要去斗南」,

弟弟畢竟男生,感受不及細膩,但他真的很愛妳。

 

週五這一晚,陪著妳聊天了好久,

空氣裡瀰漫著妳無助與瑪麻無奈的氛圍,

其實不只妳,瑪麻內心也好惶恐好害怕。

 

週六帶著妳跟La搭倉促搭高鐵南下雲林,

白天妳的情緒都還平穩且開心,

仍是抓著外公外婆聊天玩耍不停,

一到晚上,妳的情緒便開始湧起,

時不時地淚珠滾落,

時不時地對我撒嬌說「瑪麻不要走」「我要跟妳回去」

 

瑪麻突然想起好久前的回憶,30年前瑪麻同樣經歷雷同的場景,

從員林被外公外婆帶回斗南時的難分難捨,

締就了此後迄今,仍對員林情繫;

怎麼讓同樣也才六歲的妳經歷,

對不起,瑪麻真的好抱歉。

 

倘若不是情非得已,倘若不是瑪麻無法兼顧,

再如何,都希冀將妳與弟弟妹妹留在身邊。

 

週日甫起床,妳馬上對著瑪麻說「瑪麻我不想離開妳」,

瑪麻整個心都糾結了,強忍了鎮日,

最終仍在高鐵站要與妳分開時,整個潰堤。

 

這個情境瑪麻明白一定會上演,

只是當來臨時,仍對那排山倒海來的難過無以遏抑,

你撲簌簌的淚珠不停滑落,牽出瑪麻同樣愛哭的眼淚,

不斷摟抱住妳安慰妳,告訴妳這只是暫時的,

甚至寫了張小卡片給妳,仍安撫不了妳越加龐大的哭泣。

 

得進站了,瑪麻帶著La邊走邊迴顧,妳哭的好傷心好傷心,

一直說要跟瑪麻回去,可知到瑪麻多想再次衝向妳緊緊摟住,

甚至將妳帶回來,壓抑,真的好難。

 

上了高鐵,外公幫妳撥了電話來,那頭妳嚎啕大哭的聲音,

讓瑪麻好自責,為什麼保護不了自己的孩子?

為什麼要讓還這麼小的妳承受這樣的痛苦?

坐在一旁的La不停跟瑪麻說話,瑪麻一邊陪著她一邊不斷安撫妳,

重複說著真的不習慣不適應,瑪麻會馬上將妳接回來,

這句話在這段時間說了不下數百次,就希望能對妳有些許的安定作用,

妳說妳已經不習慣了,妳好想回來...

 

親愛的妞,真的對不起,瑪麻咬著牙苦撐著將妳跟弟弟妹妹從初生兒照顧迄今,

卻在妳們都漸次懂事了後,竟得讓妳們依序離開瑪麻的身邊;

回想著這兩天的點滴,妳不時要瑪麻用拍立得留下照片讓妳能想念時凝望著,

瑪麻早有此意,只是沒想到妳的心思細膩如瑪麻,

許多的習氣像極瑪麻,即使妳是火象的射手,而瑪麻是水象的天蠍。

 

瑪麻返回桃園後,妳整晚的視訊,一會歡笑一下哭泣,

偶來小埋怨瑪麻不帶妳一同回來...

妞妞,真的希望妳長大後能夠明白,

大人的世界充滿了太多不想要卻不得不的無奈,

真的委屈妳了,真的對不起。

 

瑪麻不知道需要這樣跟妳分開多久,

不知道這一年弟弟妹妹大班的日子,

妳是否能夠慢慢適應---或者說,瑪麻是否也能漸漸習慣,

我們都在學習,學習說再見,學習獨立,學習分離,

然後,這些歷練將讓我們更懂得珍惜。

 

寫下這些心情的當頭,瑪麻仍深深地掛念著妳,

妳在睡前捨不得掛斷視訊的淚臉,

眼淚鼻涕齊飛又癟嘴想忍耐的表情,

瑪麻好希望當下能夠抱住妳安慰,

瑪麻用盡所有能夠安撫妳的言語,

當妳說「我只想要真正的妳」時,

一竿打盡瑪麻所有竭力裝起的堅強。

 

想念,是一種很辛苦的心情,

瑪麻始終如此以為著,

很難能夠如書上所說的,化為一種莫名的動力;

瑪麻只知道,瑪麻真的好愛妳,謝謝妳成為瑪麻的孩子,

妳真的好懂事,也真的辛苦妳了,

想不透的為什麼,妳放在心底,

有時連瑪麻都好訝然於妳的體貼與觀察入微。

 

請妳相信瑪麻,很快,我們就會團聚,不再分離。

IMG_20160806_221259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