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笑容,凍結在那一刻鐘。
 
而我還天真地以為將蘸於搖曳夢幻長擺,延續。
 
喘不過氣接連著喘不過氣,
翻不過身綿延著翻不過身。
 
凍結前的你,到哪兒去了?
凍結前的我,到哪兒去了?
 
飛飛飛,飛凌騰空,毋須柴米油鹽錙銖必較滾燙著匍匐。
 
我還不認命地不願放棄,以殘絲餘繭織綴著公主的夢,
王子不再翩翩風采,我仍期待著他來。
 
童話是童話,我正視不了下一頁的空白,又閤不上。
 
殘酷地很,對只想微笑的人來說。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