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 my dear little girl…

為什麼垂顏歎歔?低首無語?

即使纖纖左手暫且不得輕盈於右掌心凌舞,

那麼,許祂藏匿入月娘撫觸的柔煦。

 

拂掠一畦一畦冰涼與炙燙,

擱著极槳,歇葺歇憩。

 

兀自流浪回海天成線的熟悉,嗅嗅小茉莉。

 

而當氣力復醍醐,

便拾掬那片五葉楓---自前一季春翩然而至的,

貼實左手,揉溶入心。

 

於是,足尖踮著跫著,就能繪出微笑的漾形。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