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陰影,巧聲巧息地於許久不曾無眠的夜裡蔓延。
 
該是驟然回想起白晝時,同事Eva言說的那句話。
 
要隨時有所準備面對身旁另一半的離去。
 
剎那間不甚懂,離去?何種形式?生別? 永別?
 
當然是生別啦。Eva笑意裡解釋著。
 
我疾呼,沒有辦法如是做,
因著,倘須為那一刻先行有所準備,我便將於此時此際,開始悲傷。
 
悲傷,難抑。
 
怎麼會?Eva疑惑著。
 
自幼即為如此。
 
尚身處歡愉的時空裡,心底卻透著輕輕的訊息:還是得向這甚喜的時刻道別唷!
 
勝筵無法不散,開懷終須熄燈。
 
於是,還搖盪於歡樂的尾巴,笑靨已然緩速地,垂落;
因揣揣不安於即將上演的,離情依依。
 
這樣啊,那妳還是不要預想這般情景好了!Eva落款了結論。
 
是呵,臆度了心碎的戲碼,我將無法不於當下憂懷,即使萬萬不欲常以悲顏示你。
 
故而不時地,需要你撫熨不安全感衍生之無理取鬧。
 
因仍亟望見證言說永恆的誓約。
 
即使重重摔跌過,仍是深深信著,關於天長地久會成真的,童話。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