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06 Sun 2007 23:33
  • Try

 
對準11:10P.M.,一次播了 In the Enchanted Garden、Pianotherapy、金石堂文藝季,
想久封未聆之後,測試騰湧的極限為何。
 
平靜。
 
原該是每每淚珠隨著音符,汩汩而洩,久久不止。
 
而今,平靜,平靜。
 
風扇徐徐,亦吹不皺淚海翻騰。
 
終於懂了,我的鮮思敏緒,
不單僅能書寫悲傷,
且能記錄感動。
 
飽滿充實的當頭,連憂幽旋律聽來,餘韻皆沈穩。
 
因著這一回於立夏而現的青鳥,
穩穩,穩穩地紮駐我肩頭,
我並無一如往常地撩拂驅趕,
代而之的,是望向牠,以一抹塵埃落定的,淺淺滿足微笑。
 
請復深深撼動我,讓青鳥之青,永恆爛豔。
 
而過往的候鳥們無能幻身做青鳥,
因過於汲汲營營、亟亟求求,
反倒逼出退縮的灰釉,
候鳥們抹上身,即結霜。
 
淚海翻騰不再,
於是,蒲公英不再流浪,
松濤帶領它的方向,是,回家。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Una
  • <div>hey,dear gok...</div>
    <div>how've you been these years?</div>
    <div>畢業後就再也沒見過面了吧:P</div>
    <div>有去可瑜的婚宴嗎?</div>
    <div>跟誰還都有聯繫呢?</div>
    <div>希望你一切都好,</div>
    <div>大家也一切都好:)</div>
    <div>謝謝你...</div>
  • 鮮得
  • <div>每當生命出現了與往不同的經驗 便擴大了人對生命可能性的看見</div>
    <div>希望來自於 破開心思原有的侷限</div>
    <div>為你高興</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