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孔雀與九里香獨據一方,各自展白。
 
前以孤挺引人,後以郁氛撩思;
於春暮夏始之際無雲的午后,不思議地枝椏相遇。
 
而各自隱身葉後的睡蓮,失了青睞,一夕凋零,
竟更吱吱喳喳地爭先恐後,
想攀上百孔雀與九里香,最靠近脈動的,那一瓣蕾。
 
可這一瓣傾慕的蕾,堅持只給午夜三點鐘,分秒不差弓腰嗅聞的風度與優雅。
 
「妳的優雅能專屬於我嗎?」「你的風度僅為我展現嗎?」
睨著微笑,白孔雀與九里香相互凝望,
慰惜彼此曾歷烈日熱過的溽炙;
而葉下騷動的睡蓮不再惱人,因壓根闖不進。
 
闖不進小茉莉引之,迆向晚霞沒入海天的燦爛。
 
 而誰先行伸展邀請的柔荑?誰躬逢其盛?
 
九里香小家碧玉,且請白孔雀挪步昂赳前來吧。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