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甫新婚的Lans's blog,
她文中的一句:「就這樣,我已經結婚了。」
平淡的字句,卻鏗鏘在我心。
 
即使了悟結婚對象絕對較結婚念頭更為重要,
理智也慢慢熔蝕了青春少女的幻想,
但想結婚、想結婚的念頭就是揮之不去。
 
人的命運真是千千百百種,
我的,為何偏偏是無法早婚的那一種呢?
 
今日到運輸研究所開會,
昨夜查了路徑,
竟是我曾經再熟悉不過的,往松山機場的方向。
晨間熙來攘往的上班人潮,
卻無法讓我不憶起那一切;
那一季冬,那一季春,那一季夏,那一季秋,
我的身影出現在不知多少回的凌晨火車,首班捷運,冷清的東區,松山機場。
 
誰來賠我那一段?
 
與你,好似悄悄地,悄悄地成了平行線,
MSN上上下下間沒有言語交流,手機開開關關中沒有名字顯示,
你已淡忘我們的故事,
那一本我獨捻下許多等待的篇章,而你僅些許點綴的七年之書。
 
真的要閤上了嗎?真的要閤上了嗎?
 
我在公車上再度行經敦化大道,
街旁的景物依舊,心情卻迥異
想起第一回去金門探你返後,
我獨自於夜裡集著勇氣等候松山機場往桃園的客運,
你透過電話說了一句:妳比我想像的還要敏感。
我掉淚了,為的是你終於知曉,為的是當時我們已攜手走行過五年多你才明白...
 
離開了你,我的生活頓失了重心,
在那個世界裡即使不如意,我早已習慣把你放在心裡,
everytime,everything,all for you.
而今,我心上的你遠去了,不知所措的我,
不知還有什麼目的與意義,努力生活?
 
朋友說該為自己而活,為自己而開心而快樂,
好難,在七年漫長的日子裡早已習慣圍著你繞。
 
我學不會將行星的自己提升做恆星,學不會停止公轉的步履。
 
能不能跳過這一段?跳過這一段甚是難熬的時期?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