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社朋友JuJu送了我一對可愛的Bali Island的對望坐姿貓咪,
我與Peggie交換了顏色,一人一對藍與紅的對望貓咪。
 
昨日忖著要置於哪兒呢?
在澎湖的一家店中看到老闆很有巧思地讓類似的貓咪黏坐於板凳上,
手邊沒有小巧的板凳,
只好讓這對貓咪坐於高高的螢幕上頭。
 
這兩天,公事忙累了,
便會抬頭發呆望著這對小貓咪...
 
如果,能夠有另一個人,
與我就這樣坐著、對望著,一直到老,
天馬行空地聊著,或什麼也不說,讓無聲的默契在時空流盪...
夫復何求?
 
大茂黑瓜那對歷久不衰的老夫妻,
每每令我在倉促匆忙的都會步調中,
油生欽羨之情,良久良久...
 
襯著新購置的耳機流洩的完美音質,
更覺音符與字字句句更鏗鏘更動魄,
也許不該再聽情歌,
但又不自覺地repeat,
因為,貼近人心。
 
相看兩不厭,貓咪,
而人呢?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