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懦弱。
 
一直像隻鴕鳥,以為將頭埋入幽暗的泥中,就能擺脫紛亂。
 
可上天沒有賦予我勇氣,沒有賦予我衍生勇氣的動力。
 
謝謝妳,Eva,即使我早有預覺今夜談話的主題,
妳的單刀直入仍讓我眼瞳顫動了一拍。
 
我一向由外而內,吸收再吸收,別人的,自己的,
也許黑洞的引力大得超乎我想像,
故而沒有接收甚為積極的好奇,也就沈默地不答。
 
而鴕鳥的聲音是如何呢?悅耳動人嗎?輕脆柔膩嗎?
 
有沒有人,聽‧過?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