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會忘記,永遠不會忘記。
 
深夜,於向南的遼闊草原,沾著露珠的葉草擺盪生姿,
因為風?因為歌聲?
 
因為憾動的字句摻旋律吧。
 
一如我的淚,隨著楊乃文投入哼唱我給的愛,
奔流地滾落頰靨,伴著音符跳躍舞動,遙寄北端的曾經滄海、除卻巫山。
 
不可收拾。
 
不可收拾地不可收拾。
 
友人問:希望快樂多?還是悲傷多?
我躊躇地左右言他,他說不要長篇大論的理由,只要回答。
 
我答不出來。
 
楊乃文的歌聲當刻聽來悲傷多,
踱著踱著幾來年後回想,
也許會因為此番此景的回憶而感動微笑。
 
悲傷,為了能夠明白快樂為快樂;
快樂,為了能夠理解悲傷為悲傷。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