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挽留,我就要離開了唷!」
蒲公英仰頸抬望耀眼的燦陽,輕輕地,對一旁的含羞草呢喃著。
 
「要去哪裡呢?」
「我...我想微風會陪著我,到任何我想探訪的地方吧。」
 
蒲公英定定地望進含羞草淡紫色小花的蕊心,
想追索是否有些許不捨的成分。
 
似乎,沒有。
什麼都沒有。
 
含羞草彷彿自顧自憐愛,綻放或緊縮,
沒有任何專注停留於蒲公英。
 
因為不是一粒沙,於是刺痛不出椎心的淚。
 
風兒來過一陣又一陣,輕撫蒲公英面頰與心靈,
可怎麼也帶不走它,看似輕盈,根部的觸角卻沈重地移不開。
 
含羞草呀含羞草,可知只要一聲允諾,
蒲公英的身身心心,將就此停留,停留不走。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