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小三年級時,與一位成績優異的女生同班,
每每月考時都是我跟她在包辦一、二名。

對於她,除了印象深刻於他身上那件特製的總是過膝長度的深藍百褶裙外,
便是她的鐵製大鉛筆盒中,每天躺著的削的整整齊齊的鉛筆了。

是黃色的利百代六角形筆身,後端附橡皮擦的鉛筆,
每一支幾乎等長,且手削的非常整齊,
她的鉛筆盒中清一色就是這種鉛筆,
沒有別的花俏的鉛筆、自動鉛筆、原子筆摻雜;
連橡皮擦都排列得整整齊齊。

其實很羨慕她,有個每天為她如此費心整理的媽媽;
小時候最欣羨的,便是看到同學中午有媽媽送來的母愛便當,
飯菜都熱騰騰,蔬菜還翠綠得不像話,每天菜色多元豐富;
我則是從國小開始讀整天,即一直是訂便當生涯,
冷掉不說,青菜都變黃菜了,無怪乎我從小就是乾扁瘦巴巴。

跟便當店老闆還熟到有時忘記繳錢還讓我賒帳。

後來升上四年級後,因學校分班制度,跟她不同班了,
國中不同校,高中又同校了;
她過膝的制服裙依舊不變,雖與我不同班,但都在所謂的「好班」,
只是後來聽聞她的學業表現漸不如小時那樣亮眼,
大學念了哪兒我亦忘了,
但大抵對她印象仍是非常深刻的。

長大後不再惋惜小時候沒有每日為我送便當、為我削鉛筆的全職媽媽,
因為老媽雖是職業婦女,但每天仍是會去接我與老妹下課,
晚餐也都每天一手包辦與打理,極少讓全家人外食;
在我亦成為職業婦女且有了妞妞後,
覺得自己還做不到像老媽這樣...

很希望很希望自己能為將來求學後的妞妞與兩隻兔寶每日製送午餐的母愛便當,
不知能否實現?

總覺得家裡瀰漫著飯菜香,在家人魚貫返家時,是無比的幸福。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