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屆滿兩個月的安胎、生產、月子,

就這樣要結束了。

 

在夏天改變的生活步調,

這會兒,紛紛雜雜、宣喧鬧鬧,要入秋了。

 

就要告別煮婦生活,

我壓抑著,不讓思緒恣意地眷戀這樣的步調。

 

竟有點兒卻步,近公司情怯,

去年1/25我產假結束返班頭一天,

亦帶著如此龐大的忐忑嘛?

只記得辦公室裡第一雙逢遇的眼神,是老闆的,

這一次,會相同嗎?

 

很是惶恐,人在不得不面對改變時,都是惶恐的嗎?

 

這回的惶恐,是N倍;

不僅僅是銷假返班的不適應,

還有生活整個大變化,

我如何平衡照顧三名幼子與工作?

我如何自我安撫?

我如何做時間調配而不至於體力過支?

我如何....figure out所有的如何?

 

而老闆前些天撥了電話來,

一見號碼,我竟心陡然了一下;

三個極為年幼的孩子,

總不免讓旁人心生懷疑:真的要上班嗎?不自己帶嗎?

 

夢想,在現實面前,總是矮一截,對於沒有勇氣的人而言。

 

所有的長假便要結束了,

不可能再有這樣的機會,

回顧匆匆,跑馬燈地瀏過一頁又一頁,

要闔上了。

 

但願,未知與可能,一切順利如希。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