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想記錄一家五口的平常日與放假日作息情況了,只是苦無時間整理。

 

年後,Kiki也結束在保母家24小時的生活,跟著我們日出而離家、日落而返巢的日子;

一家五口一齊行動的時刻,正式來到。

 

其實剛開始是惶恐的、無措的,且正值公司好忙碌好忙碌的時期,

很怕自己撐不住...

 

一個月後的現在,疲憊不堪依舊、調整適應依舊,

可我們一家五口的步調也於不知不覺裡,

要漸漸上還是亂七八糟的軌道。

 

而我通常是最早起又最晚睡的那個人,因為擠母乳,還有,因為我是媽媽。

 

先來說說上班日好了,

我們家的一天在五點半至六點間陸續甦醒,然後一個房間漫過一個房間;

即使再如何不想起床,我仍得於此時段起身擠母乳,

約莫花上半個時辰之後,六點至六點十分左右,

便接著披上外套行至後陽台,

開始於冷颼颼的寒晨,披晾於前一晚便已定時清洗的一家子衣物。

 

而我的胃痛也在此時此刻開始動作了...

 

噢!在我開始動工擠母乳之前,

便得先裝好Double兔的起床奶,開始連番溫熱,

以便Kiki或Lala哪一隻醒來時,

Alex便可睡眼惺忪地起身取給他們喝。

 

六點二十至三十分,我開始弄早餐,通常是用電鍋蒸饅頭、包子,

再熱上兩個馬克杯裝的鮮奶+米漿,

或是沖泡我的麥片、Alex的阿華田。

 

而用電鍋的好處便是擱著不管。

(雖然我其實好想再炒個蛋營養一番,但總迫於時間實難如願)

 

按照我的期望,通常妞妞會於六點半至七點間醒來,

(這是期望,但有時她會提早六點左右醒,這便很折騰人了;

  而有時她會睡遲過七點,這又教人感動莫名,因我可從容不迫地準備與打理)

這時Double兔已陸續喝過起床奶,各自在房間玩兒,

(其實是我與Alex得梳洗而無暇顧及他們了),

我泡了妞妞的配方奶,換過她的尿布後,留她在房間裡頭徐徐喝奶,

此刻時間已不待人地已來到過七點了...

 

將熱過的早餐端上桌,讓Alex梳洗完畢先吃;

他通常六點五十至七點左右醒來(他只需將奶拿給Lala喝便倒頭又睡),

盥洗換裝後他會先吃早餐,妞妞也喝完奶出房間開始

還好幼幼台節目不錯,有Dora,緊接著有可愛巧虎島,

雖說我極度不願意讓她接觸太多電視,

然而不諱言地說,卡通真是媽媽的好朋友(益友??損友??)

妞妞會專心地看電視,

而我開始盥洗換裝,化點淡妝以免嚇到人。

 

盥洗時順道將三個小孩喝過的奶瓶與奶嘴清洗並置入消毒鍋。

 

七點十多分將近二十分,

我開始緊張了,得加快腳步,陸續幫Double兔換尿布,

用電暖器烘熱他們的大棉襖,旁邊放著各自的帽子,

以免Alex老是忘記幫他們戴上,

頂著稀疏頭毛暴露在寒冬又清晨,想必不是件舒服的事情。

 

約莫七點半,我開始狼吞虎嚥早餐,

Alex幫Double穿衣,準備雙胞胎推車,

一一送Kiki、Lala上推車,

催促妞妞穿鞋子。

 

而我檢查三個小孩在保母家的換洗衣物、我的擠乳工具備齊否,

Lala早上喝奶時間記錄好於聯絡簿--為何得記錄,

因我們通常毫無一丁點時間與保母多寒暄兩句,

只好靠著聯絡簿,讓保母知曉下一餐時間掌控;

(若前一晚有餘力,我會先準備好三個小孩的換洗衣物、襪子,

看完三本聯絡簿,打理保母提醒需要之物品,

也寫下要與保母溝通與告知的事項

若真的氣力用盡不支倒床,只得早晨起來擠奶時邊看邊寫,

邊利用零碎時間準備,真的很趕!)

時間來到七點四十五分,真的得出門了!

 

拖一點,我們便七點五十分出門,

Alex便一路緊張兮兮地唸著他要遲到了!

而我們一路送Lala到車程約十多分鐘的保母家,

再送妞妞與Kiki到對巷的另個保母家,

接著Alex送我上班,他再折返過家門一次往整個反方向的公司去。

 

車上的位置分配,妞妞目前坐著汽座於副駕,

Kiki坐著提藍式汽座於妞妞後頭,

而我抱著Lala於Alex後頭,

車上其他狹窄的空間便塞滿我與孩子們的包包。

(老實說,這樣的擁擠會讓我一早便情緒低落)

 

而近來Lala已不安於座,讓我很難抱穩她,

看來得從明天開始也讓她乘汽座了,

只是如此一來,後座連我整個得被卡得緊緊地,

一點空間都沒有了,唉。

 

送完小孩們,倘若時間已過八點十分,

我通常便也得下車,自己搭小黃上班了,

因Alex會趕不及九點的上班時間,

此筆小黃車資又是額外的開銷...

 

這樣的早晨是幾近理想的作息,

然而小孩狀況千千百百種,

永遠不會知道今天會收到哪一種驚喜,

可能誰便便了得洗屁屁(一隻還好,兩隻以上便鐵定洗到手軟又來不及上班)、

誰不肯自己在房間殺時間玩兒、誰光顧著看電視不肯穿鞋出門、

誰想說再瞇個三分鐘結果多睡了三十分鐘、

誰重要物品忘了帶、誰無理取鬧著要分食大人的早餐、、、、

 

而有時,非常偶爾,又會衝破理想地,天賜恩惠地,

讓我還有五分鐘時間扛吸塵器將整個家急速清理一回。

 

有道是一日之計在於晨,我是一日之「電」在於晨,

早上便用掉我將近一半的電力,

其餘的還得拿來應付公司當天莫名其妙的閒雜人等,

以及晚上的顧小孩時間。

 

哪天我會崩潰呢?某一天吧!

 

未命名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