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錄了上班日,來寫寫放假日吧!

 

自從Double兔報到後,我越來越不期待放假日的來臨;

對其他人而言,放假日便是放鬆日,睡晚晚、晚晚睡,all fine!

然而對我與Alex來說,除了毋須擔憂上班遲到、接小孩晚到之外,

精神仍是緊繃著,因為換上了全天候保母的戰袍。

 

放假日可分為副食品階段前與後。

 

接觸副食品前的放假日,幾乎可說沒日沒夜的!

足不出戶別說,更是得24小時on call,

3小時、4小時便餵一次奶,換尿布,陪伴妞妞,料理三餐,

下午1、2點便先將Double兔洗好澡,洗衣服,傍晚再幫妞妞洗澡,

我通常一早醒來便在三十坪大的屋子裡,來回走動不下數百回!

 

送Double兔上床,陪妞妞睡覺,直到10、11點多,

屋子才又安靜下來,但也頂多安靜個三四小時,

一切又再循環。

 

進入副食品後,我得在平常日週四週五早上,

送三個孩子到保母家後,

由Alex送我到傳統市場下車,

我照著前些天便記錄的筆記沿途採買,

再扛著一大袋食材搭小黃上班。

 

食材呢?便暫擱公司每層樓皆有的大冰箱。

 

大約需要採買個兩天早上,才夠週末兩天不出門的糧食。

 

週六早上同樣五點多起來先擠ㄋㄟㄋㄟ,溫Double兔的ㄋㄟㄋㄟ,

精神還挺得住時,便先晾衣服;挺不住、或週五晚上又上線加班時,

就只好敗給瞌睡蟲,窩回棉被裡頭小小瞇一會兒。

 

Kiki通常先醒來討奶喝,接著Alex拿給Lala喝,而他絕對會再倒頭狂睡。

 

我一路斷斷續續眠到7點至7點半,

起來開始弄早餐,以及Double兔一天的食物泥。

 

第二胎果然比較有經驗,先規劃好週末Double的副食品菜單,

當然我、Alex、妞妞的三餐我亦先想好。

 

廚房從一大清早便很熱鬧,

izumi煮白飯、電鍋蒸早餐、瓦斯爐煮食物泥的菜,

8點前得完成副食品,並盛好兩碗放涼。

 

妞妞有時7點多便醒了,有時可以睡到8點但極少,她作息很正常又規律;

我得一邊忙進忙出,一邊先變出她的早餐,陪她說話,甚至陪她看點書...或者DVD。

 

接近9點先挖了Alex起來盥洗,將Double兔放在客廳,開始吃副食品;

通常進食皆是由Alex負責,我開始打掃,妞妞則在我身旁跟進跟出。

 

很快,時間來到10點多,我暫時能坐下來休息一會兒,

陪三個小孩玩一玩、拍拍照、錄錄影,幫他們記錄人生之初的一顰一笑。

 

11點左右,開始洗手作羹湯;

我其實早早(通常是全家皆睡我獨醒)會先將菜類洗好、米洗好,

燉湯的食材準備好,或先通通放電鍋慢慢熬。

 

因為妞妞12點多左右便要午睡了,我得趕在她睡前讓她吃飯!

 

通常中午12點多到下午1、2點左右,會是安靜期;

我好捨不得驚動這個moment,但總得在妞妞午睡時幫Double兔分別洗澡,

她才不會吵著要進浴室~

 

下午3點多,通常Alex也會跟著小眠一會兒,而我不一定;

擠ㄋㄟㄋㄟ,或是打個小盹兒,或是整理家裡,

總之,身體很疲倦,卻無法放鬆神經。

 

讓Alex稍事休息,我會催促他趁三個孩子未醒來前,

趕緊去附近自助洗衣店烘衣服,

北部的冬日沒有烘衣設備真的不行。

 

4點多近5點,妞妞醒了,陪她玩一會兒,便早早幫她洗澡。

 

廚房又開始熱鬧,不過也僅僅是熱過中午多煮的飯菜,

頂多弄些新鮮的葉菜、蛋等等給妞妞吃;

多希望能好好地又在假日料理三餐,唉,不知何時能恢復這樣的步調?

 

副食品是一大早便煮好一鍋的,我每餐溫熱,讓Alex餵食Double兔。

 

三個小孩絕對無法按照一個小孩那樣優雅地照顧,

這段時間最高準則就是快、快、快,

否則再多一段24小時都不夠用的。

 

7點多,我的疲累指數快要飆到極限,

洗了不知第幾輪的奶瓶、清洗了不知第幾次被妞妞弄髒的地板、

胡亂地吃飯,輪流扮小丑讓三個孩子開心。

 

9點了!趕快帶妞妞睡覺去,

通常Kiki也差不多睡了,Lala則完全看她的心情,

總歸Alex假日幾乎是Lala專屬的...(請大家自行接下去吧)。

 

10點、11點,拖著倦容洗淨整天的疲憊,

默默地擠ㄋㄟㄋㄟ,繼續往週日邁去。

 

真的捨不得闔眼,這種難能可貴的靜謐,

可眼皮是厚重地像是千斤萬斤鉛塊層層壓。

 

喔我都忘了提,週末兩天有時一次屁屁都毋須洗,

有時三個屁屁輪流生產黃金,那真的超累人的!

 

週日的步調依舊,我的心情卻很複雜,

一方面想著終於隔天又能將孩子們送託,

卻又哀怨著假日就這樣流逝了。

 

你永遠不知道孩子們會給你什麼樣的驚喜(怒氣?!),

尤其三個孩子的生活更是沒有模式與條理可循。

 

週末如此累人,碰到連續假日,看著同事開心迎接,

我卻完全high不起來,因為沒得商量,

就是在ㄋㄟㄋㄟ、尿布、便便、洗澡、三重奏裡頭度過。

 

收假的上班日,也許人家是神采奕奕,

 我卻是又扣上一件職業媽媽的外衣,不知什麼叫輕盈。

 

哪一天我會崩潰呢?某一天吧。

 

而某一天,究竟會是哪一天?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