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一旦開瓶,便會濺灑地無可遏抑。

 

聊到了際遇與運。

 

A說為孩子做得再多、路鋪得再好,

最終如何走、跟誰走,路旁風情轉換,由不得他的砌造。

 

B說滿意知足是現階段最好的詮釋,

好命與命好皆不眼紅,那是太遙遠,凌過目光所及。

 

一直翩翩於那座巨大的翹翹板,兩邊透不到盡頭,

時而心頭落定、偶來飛土塵揚,

籌碼還有若干?猶疑拉踞孤注一擲。

 

Eason的「認了吧」耐人尋味,

返家途上先是廣播流洩「好久不見」,

輕輕柔柔,但後勁醇重,

2007四月發行,心頭一怔,那是斬後啟前,重要的一季。

 

際遇與運,斷層迄今。

 

舌尖,淡,已品不出當時的濃烈,

一如現下的耳際,彷彿漸漸悄悄地,對談情說愛靡音免疫,

不是不嚮往,被兒語童音簇擁著,不得不掩面暫時闔起。

 

貼往牆,貼往記憶。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