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滿腹,落定的這一刻,日暮炊煙;

日沈了,煙散了。

 

止步了。

 

原來都會轉念的,信誓旦旦的不可能,亦滅絕成黑夜裡黯淡無光的百矮星,

是一種萬念俱灰的 可能。

 

可我坦然以對,且三步併做兩步地,瘋逐破碎;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心灰意冷,如何也要推翻那見證過的盟約。

 

行事皆沒有錯,決定都對了,抽離,努力各自完整;

一無所有,在所不惜,只要孑然,執信絕處逢生。

 

入夢了,遊夢了,驚夢了,醒夢了---

人生體大茲事,兜轉了迂迴,返現不是零的零、非從頭的重頭,

輕輕然,擁有的,只是過盡千帆且歷練粹化,

馱著責任但無包袱,尋拾拼湊撕扯片片的我,

再慢慢地走,走完剩餘...

 

 

[詠 嘆 調] 席 慕 容


不 管 我 是 要 哭 泣 著

或 是   微 笑 著 與 你 道 別


人 生 原 是 一 場 難 分 悲 喜 的

演 出   而 當 燈 光 照 過 來 時

我 就 必 須 要 唱 出 那

最 最 艱 難 的 一 幕

請 你 屏 息 靜 聽   然 后

再 熱 烈 地 為 我 喝 采


我 終 生 所 愛 慕 的 人 啊

曲 終 人 散 后

不 管 我 是 要 哭 泣 著

或 是   微 笑 著 與 你 道 別

我 都 會 慶 幸 曾 與 你 同 台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