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得蘸了血,
方能璀璨幻化的美麗?
 
而我紮紮實實不欲強蛻原生皮,
通過玻璃門後,披上偽善作揖的笑,鎮日。
 
DISGUSTING & RIDICULOUS.
 
這框架,綁不住滿身滿心橫流的,原我感性。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