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昨日午後同Susan約了前往小巨蛋溜冰,
卻因唯一知曉溜冰的Yachi身體不適無法前來,
我倆於場外觀望了偌久,仍是沒有勇氣踏入,
只好放棄,轉往東區。
 
一路上,不改以往聚會的模式,
聊天、分享、打氣、鼓勵...
 
東區常現影的女孩子幾乎全為一個樣,高眺纖瘦濃妝;
真的納悶,所為何來?
環境引領的改變真如何巨大?
而一個個經過薰陶後的女子,
貼上了東區女孩的標籤後,
我幾乎認不出,此一刻、彼一刻與我擦間而過的,相異何在?
 
可,男人哪!男人,感官牽引觀感,觀感刺激感官。
 
同Susan抒發了些感觸,
關於感情,
近日以來突有些許了然,
有所pain的感情,常常是B面對了A的背影,
而B身後的C而或更多人則翹首企盼B的回眸。
 
原來感情,暗藏了排隊的程式。
 
我笑意地言說,只要B懂得轉身,也許,pain,即能消逝。
Susan說,也許心動的火花,會在將來的某一刻,乍綻繽紛。
 
我們於東區巷弄裡漫步又漫步,
悶熱的四月天,已經四月天了哪...
 
絮絮叨叨,微恙,故而有些不知所云;
還是擱筆,隨手送入一片黑巧克力,任其化溶,由苦引甜...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