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麼一瞬間,我就要在辦公室滴下淚來。

與老妹通了信,真真切切貼近她就要於下週日嫁為人婦,離開家,
往後我返鄉時,便不一定能在屋子裡頭,見到她的身影了。

老爸老媽心頭感觸一定更深吧,
戶口名簿上就剩他們倆,何等欷噓,即便那只是形式。

我想起大學畢業後,
一批國高中同學陸續返鄉,
直言仍是習慣往熟悉的家鄉地棲居,
我繞繞迴迴了十載才懂,那等安穩感,
於是近來想回雲林的念頭時冒。

可我嫁至南處,定居於北所,
再如何皆無理由回飛,
只得時而閉眼溫習那茉莉花兒的味道。

分飛,要再日夜聚首,恐是來生,倘若有緣;
還以為仍是僅有課業壓力的少時,
轉眼我與老妹已跨入下半人生。

女兒,與父母的緣分甚是何其短,
我想到妞妞與Lala,
頂多二十多載、三十載,
倘若大學離家,那僅餘十多載,
這數個春秋的親緣,
再來,她們便得牽繫另一個家庭、另一群人們。

有了孩子後,才會想起自己與父母之間的連結;
尤其女人,女人女人,
軟呢之音亦宣告對一切拖泥帶水,什麼也放不下、拋不開。

直到那最後一嚥。

是歡喜的,見老妹終得好歸宿,
MSN分享著她近來的心情、與婆家的相處點滴、新房的成形,
空氣裡皆是新穎的氣息,是歡喜的氛圍。

只是前行者的甘苦嘗過,回眸才知往昔父母跟前貼後的幸福;
但願看見老妹披白紗那一刻,我的眼淚,藏得住,不會滑落。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