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才老媽撥了電話來,說乾爸在老妹結婚後兩週多時,

參加了一位老朋友的告別式,可能亦有協助家屬稍稍參與處理事宜,

居然「煞到」了,連著一個多月來高燒不退,

甚至送了急診,還延及肺部….

 

好在遇到了貴人醫生,堂哥們也趕忙幫乾爸去收驚,

才於最近慢慢好轉起來,煞事亦化解掉了。

 

很巧的是,這兩天我才惦記著要問候乾爸媽,

沒想到就得知這樣的消息;

於是與老媽聊過後,

即刻致電乾媽,關心關心。

 

無常,平安為上。

 

老爸老媽沒能上來支援的時候,

我與Alex兩人分擔著繁瑣的家務與孩子照料,

常常會有種疲累瀕臨瓶頸,再如何皆無法舒緩,

而為自己身體狀態頓感憂心之際。

 

深怕一個倒下時,這個家,怎麼辦?

 

離開的人衣袖揮揮,留下的人面對一屋子空空寂寥,與滿滿回憶,情何以堪?

 

過了三十歲後,生日的意義剩下細數還能度多少回生日、

以及孩子還消多少時日會長大、還需於職場載浮載沈幾載?

 

匆匆忙忙、庸庸碌碌之後,還能剩下什麼?

我想起前晚深夜,Alex、孩子們都睡了,

冷冽的夜我忙完所有家務後,

沈重的眼阻不了來杯小茶、internet surf的片刻,

我得以上上網,與雙寶育兒經內的媽媽們小聊一番,

這是舒緩的出口。

 

於是收訖來自母校的耶誕賀卡,

前門那長路兩側耶誕燈飾綿延,好不熱鬧,

我很喜歡那條路,夏天綻放著木棉火紅,冬天高掛溫馨暈黃。

 

多久沒回母校了?即便曾經遍野綠地的景象不再,

那兒依舊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頁,

我不會忘記老爸老媽老妹陪我載了一車子的物品,

風塵僕僕入駐宿舍的第一天。

 

恍如隔世,當初愉悅地以為離家高飛,

十載過去了,迴迴盪盪才意識到,

身後老爸老媽或許隱含不捨的眼神,可當下我的雀躍凌駕了一切。

 

而今,深深切切明白,能夠在父母羽翼下的孩子,真的幸福。

 

尤其是女兒,原生家庭視為寶,一旦出嫁,運命難卜,

只得趁這短短二三十年緣分,放手心,好好疼愛。

 

Warmly happy season,但絲絲透著微涼。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