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是您心頭的一塊肉,

如果,您斬釘截鐵地一眼能讀進我孩子的眼裡、懂入她的心,

如果,您也能看看我的脆弱、我噤聲渴求溫柔的關愛、我憂鬱疲憊的SOS,

是否可以收拾砲聲隆隆,仔細看看,我的背影,其實也還是個孩子?

 

不會忘記,多年之後您終於解開我的疑惑,

因為從己身所出上頭得不到的,只能轉向關愛其他同年齡的孩子,

您說一切是我該轉換、是我該調適,

您說一切是我的問題、是我不聽勸,

您說一切是我做不對、是我兜不好。

 

數落數落後,您一吐為快,而我只能獨自收拾、黯然舔舐,

那碎片層層疊疊,與數不清幾千幾萬回的,否定。

 

我深深、深深羨慕我的孩子,

在我孩提時期感受過的,止於我,

他們眼裡的您,熱力綻放著愛的光輝,以及耐心和擁抱。

 

您說不要為孩子制訂規矩、

您說不要拿孩子跟別人的孩子相比、

您說我的孩子很敏感不能用以強迫相待、

您說不要將自我情緒遷怒於孩子,

您說的,我卻在記憶中的日子裡,時而經歷。

 

孩子確有記憶,這是我早熟又鬱鬱寡歡的原因。

 

有孩子後,我尤來感激您來來去去的援助,

因為念茲在茲,於是更加默聲、更加壓抑,讓自己在您面前愈加透明。

 

有時候,委婉是一種溫柔無形的體貼,

不直接反而能維繫最最純粹的情誼。

 

如果,我是您心頭的一塊肉,

那麼,是腐壞的那一塊?是多餘的那一塊麼?

您注以嚴厲,是因我不可教、不可雕也?

 

或許,對這個世界而言,我是多餘,

連殞落亦不足為惜。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梅
  • 跟媽媽吵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