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管窺天,以蠡測海,以筳撞鐘,

  豈能通其條貫,考其文理,發其音聲哉。」

 

被壓抑太久,

竟膽怯敞懷感受遼闊的箇中滋味,

連赤了足,思緒到的,卻仍是不真實。

 

活結或者死結的線頭,還在緩慢地,解開。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