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色的瞳眸宿命般的憂傷,

恆是掙扎的不滿現狀;

信誓旦旦奉為圭臬的過往,

殘破不堪地幾經風霜。

 

幸抵達了極致,不幸亦然,於是片甲不留地,稀釋。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