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一陣風,拂掠戴月披星的乾涸,

旅人的心上就此開了花,芬芳泅泳海市蜃樓的影上。

 

開了花,曇花,夜豔了慾念,日萎了遐想;

疾行逐風息,逗頓歇紮營,營地是沒有扎根的家; 

旅人沒有家,那在心圖上出了界的方向,

生而來自,去而往之,尋無方,覓未果。

 

宿命遊蕩。

 

涼冽又溫柔,親暱又冷漠,

貼上貓腳,無痕無聲穿梭;

以為駕馭,卻反被操控,

「盤據我心窩」,

「其實更漂泊」。

 

氤氳乘風,破浪追載微光,入行囊;

浮光掠影短暫,風起時,淺淺一彎笑,卻恆常。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