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高中同學Doreen轉寄了一封信,是條連結:像我們這樣的台灣女人

 

看完通篇文章與文內的影片,

一句「妳變了」,重重地、沈沈地像把大槌,敲擊著我滿身滿心,迴盪不歇。

 

即便很年輕時就幻想著新娘子、家庭生活,

然而真正走到當下的自己,其實我都不知道,如何跌跌撞撞過來的...

 

男人想的,永遠還是自己;女人卻好似揹了十字架,卸下婚紗後,得用一輩子勞心勞苦來拋掉自己。

 

看著櫃子裡一盒盒的化妝保養品、指甲油,

我曾經光鮮亮麗著自己,曾幾何時,手裡握著的那些換上了奶瓶、擠乳器、慢熬細燉的粥、尿布,

我甚至不敢相信,我真的願意去撫觸妞妞沾滿便便的小屁屁,悉心清洗,

Alex仍是不願意碰觸這些。

 

他能保有堅持,我卻無法繼續堅持,因為妞妞是責任。

 

這兩三年來每年一清的櫃子,那些昂貴的化妝品我幾乎全數送給了老妹,

常打趣告訴她「這些就夠妳省上好幾萬把大洋了」;

其實給她我並不心疼,只是惋惜著過去的自己,

這些都是我對自己好的證明,讓它們離開我了,是否代表連我都忘記要對自己好了?

 

還是曾經擁有,感覺即會長久?

 

我極度想回歸家庭,也看見身邊有朋友亟欲從家庭主婦辭職;

這是界就是如此,現實與經濟主宰一切,幸與不幸,難以衡量,

一如有人求子求得緊,有人拼了命要扼殺無辜的新生命。

 

不知道辦公室裡是否有人與我想法雷同?

一見太陽西沈,便亟欲回家好好做頓晚餐,為家人、為自己的胃?

我從不敢問,答案與問題同樣敏感,在這樣的職場環境。

 

也許是目前的狀態,讓我鎮日蓄電力轉弱,不消傍晚,疲累感爬滿全身心,

Alex來搭載我時,倦到一句話也不想講、亦沒有力氣講。

 

我如同文內提到的台灣女人,

未下班便想著今晚有否時間做頓簡單的料理?髒衣服該不該洗?要不要拖地?哪個櫃子還沒整理?

一如今晚,情人節夜,我奢望著Alex早早下班,

想回家煮鍋拉麵熱熱腸胃,

於是買了公司自助餐,夾了紅燒魚、炸雞胸給Alex加菜,其餘當作拉麵湯的佐料,

還想著該把醃過的絞肉包了餛飩,當作一週間的食材。

 

再不是想著下班後要直奔百貨公司,哪個彩妝又出新貨要去瞧瞧?哪個專櫃又出美衣要去添購?

我只急著想將妞妞早些接回家,洗手做羹湯,然後一家三口加上肚裡的兩個,好好享受親子時光。

 

遺憾嗎?後悔嗎?為失去的自己。

 

我沒有答案,亦不想去思索,

因為日子,總要走下去,

因為眼神放空,會看不見此時此刻可能擁有的平淡幸福。

 

創作者介紹
Una

Una(さゆり)'s Talk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梅
  • 這樣的幸福 最是大不易...
  • 原本很想為妳寫篇文章,
    但又怕妳「洩洪」,
    就把文章留在心底了~

    Una 於 2011/02/15 11:17 回覆

  • 小梅
  • 千萬別寫..
    我是很低調的..
    看我沒有自己的部落格就知道了~
    這種事 只有家人和親密的好朋友才可以知道
  • 對ㄚ,我們一起加油!

    Una 於 2011/02/15 20:0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